经济学院刘华军教授在光明网发表文章

发布时间:2021-03-31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畅通国内大循环

作者:刘华军、石印(山东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十四五”时期畅通国内大循环的重要任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要“加快构建国内统一大市场,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和最佳实践优化市场环境,促进不同地区和行业标准、规则、政策协调统一,有效破除地方保护、行业垄断和市场分割”。围绕畅通经济循环深化改革,必须重视国内统一市场建设,打通阻碍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堵点。

一、 阻碍全国统一市场建设的堵点

当前我国统一市场建设还存在许多堵点,归纳起来包括如下五个方面:

一是地方保护、市场分割依然存在。改革开放以来,各级政府发展地方经济的积极性被迅速调动,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各类地方保护主义现象。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开展了一系列市场治理行动,地方保护主义得到有效遏制,市场整合程度持续提升,但歧视性、隐蔽性的区域市场壁垒依然存在,如在各类招投标中对外地企业进行限制,在财政奖补、信贷优惠政策方面对本地企业和外地同质企业区别对待,这些地方保护主义现象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正常竞争。

二是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不健全。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客观要求。与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我国要素市场化程度依然较低,流动性差、市场化配置低使得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等新旧要素的市场化发育相对滞后,造成了土地供需错配、人才流动不畅、资本供给单一、技术产权模糊、数据难以共享等问题,成为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中的突出短板。

三是流通体系现代化建设相对滞后。现代流通体系是打通市场堵点、畅通国内大循环的“加速器”和“助推器”。长期以来,我国“重生产、轻流通”的思想普遍存在,流通产业未能有效发挥其基础性、先导性的作用,流通基础设施尚且不健全、流通速度慢、流通成本高、渠道不畅通、模式陈旧、管理监督分散等问题较为突出,成为现代流通体系发展的梗阻。

四是市场供需结构性失衡问题突出。在经济循环中,供需结构性失衡表现在内部结构和外部结构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匹配。一方面是供给与需求内部的结构性失衡,在供给侧表现为低端无效供给占比大、高端有效供给占比小;在需求侧表现为内外需求结构失衡、消费投资结构失衡以及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结构失衡。另一方面是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结构性不匹配,国内生产有效供给能力不足导致国内需求外溢,制约了国内消费潜力释放。

五是市场无序竞争时有发生。无论是国内大循环还是国内国际双循环,都离不开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市场基础性规则制度的完善优化了我国的市场竞争环境,但仍然存在着一些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行为,突出表现在一些领域中的侵犯商业秘密及知识产权行为、市场混淆行为、商业贿赂行为、虚假广告及夸大宣传行为、捆绑销售及商品倾销行为等,阻碍了国内大循环的畅通和统一大市场的建设。

二、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关键路径

打通全国统一市场建设的堵点、难点和卡点,可采取的路径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深入推进区域一体化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四大区域板块发展战略的基础上,相继实施了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五大区域重大战略。这些重大区域战略以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为主要目标,充分考虑了重大区域内部经济发展的关联性与协作性,成为打破区域市场封锁的重要空间载体。以区域重大战略为依托,需要在建设跨区域市场准入服务系统,构建跨地区商品、要素市场化配置规则体系,完善跨地区市场监管案件移送、执法协助、联合执法机制等方面打破行政区划界限,推动重大区域内部和重大区域之间的市场一体化,最终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

第二,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稳步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从土地要素、资本要素和劳动要素三个方面建立健全统一开放的要素市场、推进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创新要素市场化配置方式。在土地要素方面,围绕城镇建设用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农村宅基地、公共利益用地、工业用地以及国有企事业单位改革改制土地等推进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在资本要素方面,围绕投融资体系、利率市场化等内容完善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在劳动要素方面,围绕户籍制度、人才流动等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

第三,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加快推进现代流通体系建设。以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流通效率为目标,统筹推进现代流通体系硬实力和软实力建设。在硬实力建设上,既要完善交通骨干网络、物流枢纽、冷链基地、技术装备、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等方面的传统硬件设施建设,又要加强5G基站、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城际高铁等方面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软实力建设上,从标准制定、人才培养、供应链优化、业态创新、新技术推广、市场营销等方面优化流通体系各个环节,确保流通体系高效运转,推进流通体系现代化。

第四,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注重需求侧管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需求侧管理是我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化与递进。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畅通国内大循环,既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巩固深化改革成果,提高供给质量;又要注重需求侧管理,持续提升就业水平和就业质量,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提升市场需求能力;还要强调供给和需求的协调配合,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第五,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要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要建立与高标准市场体系相匹配的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法治体系,在立法、司法、执法中要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努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围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健全相关立法,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司法,强化监管执法,完善市场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提升市场参与主体守法意识,自觉维护公平竞争秩序。

文章链接:https://share.gmw.cn/theory/2021-03/31/content_34729167.htm

  版权所有 © 山东财经大学科研处 | 联系方式:0531-82617962 |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二环东路7366号 山东财经大学科研处